从“卫生队”到“卫生连”

原标题:从“卫生队”到“卫生连”

    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后,一批新型卫勤保障力量应运而生,空降兵某旅卫生连就是在改革大潮中“换羽重生”的新型保障力量。从以前的“卫生队”到如今的“卫生连”,一字之差,变的不仅仅是名称,更是全新的职能和使命。

从“后进”到“先进”

    早上带队出操,上午组织训练,下午安排就诊,晚上修订方案……深冬时节,空降兵某旅卫生连班长田正比平时更为忙碌,除了日常训练和保障工作,他还多了一项新任务:与军医一同修订野战救治方案。虽然“忙得脚打后脑勺”,但他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充实。

    调整改革前,田正是原某师医院的一名卫生员,同样是班长,原来的工作相对单一,只需要做好医疗保障工作。部队合编后,从半训的保障分队到全训的建制连队,政治教育、军事训练、人员管理等工作都在连队党支部统一领导下开展,在位率、出勤率、卫勤保障水平、训练考核成绩都要关注,刚到连队的那段日子,田正坦言“有点不适应”。

    卫生连是由原某师属医院和团卫生队等几个单位合编而成,以往的管理相对宽松,任务也比较单一,连队刚组建不久,旅里组织第一次管理教育评比,卫生连在所有建制连中垫底。

    田正清楚地记得,排名出来后指导员就将全连官兵带到排行榜前,那一次,看到“卫生连”三个字掉在最底下,田正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关起门来,大家对于这个排名不以为然,然而走出去以后,很多人才发现原来连队的荣誉跟每个人息息相关。”田正说,这件事让大家很受触动。

    “以前班里面很多人不好管,我自己也不想管,通过这件事大家逐渐有了转变,我对自己的要求也严格起来了。”田正说,就拿最基本的集合站队来说,每次集合哨声一响,三三两两慢慢走出去的现象不见了,大家的动作明显紧张起来,这才是正规连队、正规班级该有的样子。

    思想上适应了,管理上自然就能适应。田正所在班级的脱胎换骨是卫生连逐渐步入正规化的一个缩影。从那以后,抱怨管得严的人少了,正是有了这种好氛围,全连官兵合心合力,各项制度正规有序。当年年底,卫生连从组建初的垫底实现逆袭,被旅里评为“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先进单位”,而后连续两年被评为先进单位。

从“单一”到“全面”

    “幸亏现场处理正确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前不久,旅里组织五公里武装越野考核,某连战士小张突然晕厥,参加伴随保障的卫生连军医许博果断抢救,使其很快脱离生命危险,现场官兵对许医生精湛的技术和应急处置能力纷纷竖起大拇指。

    许博是2014年分配到原团属卫生队,他亲眼见证了这几年来的变化,那时候无论是军医的专业能力还是官兵对卫生队的信任度都远远不如现在。

    “刚到卫生队时我也经历了从热门到冷门的变化。”许博说,起初官兵们看他是正规军医大学毕业,找他看病的还真不少,然而卫生队医疗设施极其匮乏,他只能不停地开转诊单,时间一久,官兵们觉得开转诊单找谁都一样,找他看病的也就少了起来。

    整编为连队后,卫生连专业力量得到加强,很多领域实现了零的突破,然而专业体系尚不完善,功能科室不全,实践平台单一,人员技能偏低等问题也亟待解决。

    为了加快卫生连的整体建设,尽快提升卫勤保障能力,在旅里的整体建设规划下,卫生连有序推进各项建设,科室建设、卫勤战备、专业训练等方面逐步得到正规和完善,许博也有了更大的施展才能的舞台,来找他看病的官兵逐渐多了起来,许博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设备到位了,科室也建立起来了,专业人才仍然捉襟见肘。面对人才短缺,卫生连也想了很多办法,他们充分发挥老军医、老骨干的专业优势,在连队广泛开展“以老带新”“主班带副班”系列帮带活动。

    中士张武新兵下连后就一直在卫生队担任卫生员兼文书,“说实话,也就感冒发烧拉肚子能开点药,心电监护、检测、放射等专业一窍不通。”张武说,通过帮带活动,他从原师医院过来的战友那里学会了理疗、战伤救治等多项技能,成为一名复合型人才。

    来到卫生连时间并不长的女卫生员邱瑞则与张武的成长路径不同,随着这几年的发展,每名卫生员有了更多学习深造的机会,邱瑞到卫生连不久就被送到院校学习深造,现在成了一名检验技师,必要时还能充当司机角色。有类似经历的还有炊事班战士曹宇,由于有学习护理专业的基础,连队派他到部队体系医院学习口腔专业,进修回来后准备开设口腔科。

    据了解,经过3年多时间的建设,更多直招士官、研究生、博士等高学历的卫生员和军医加入到连队,现在的卫生连已初步形成科室功能合理、装备设施配套、专业技术娴熟、人员素质过硬、卫勤保障有力的建设格局,一半以上人员成为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

从“保障”到“保战”

    “跳、跳、跳……”2020年9月中旬,一场实兵对抗演习在塞北草原拉开战幕,卫生连班长彭昆在空降作战编成内随大部队远程机动,从天而降。

    由于地面风速过大,一些跳伞员不同程度出现摔伤、骨折等情况,作为随队医疗小组的组长,彭昆空降着陆后快速指挥医疗小组开设野战救护所,对伤员实施应急处置和后送,出色的表现赢得领导的表扬。

    彭昆是卫生连的一名老兵了,然而这样的实兵演习以前却很少参加,在他的印象里,卫生队整编为卫生连后,这样的任务才逐年多了起来,光去年他就参加了3次。

    如此高频次地参加实兵演习,要是换作前几年,彭昆想都不敢想。对于新体制下训练模式的变化,彭昆感触很深:“以前总是一门心思搞保障,现在除了日常医疗保障,还要熟练掌握战场救护的全部技能,真正实现了从‘保障’变‘保战’的转变。”

    彭昆和战友们的转变源于2017年空降兵部队组织的卫勤专业大比武。那次任务中,参加比武的医务人员要在实战背景下完成按图行进、电台使用、战场救护、微光条件下静脉穿刺等多个课目。然而在电台操作使用中,彭昆因为明密语转换超时,导致“伤员”情况未能及时上报,错过了战场救护的最佳时机,而在“组合练习”比赛中,因为卫生员和军医协同不顺畅,最终输掉了比赛。

    这次比武让全连官兵深刻认识到:重保障轻战备、重平时轻战时的既往模式在新体制下是行不通的,必须立足实战环境,熟练掌握伞降、标图、指挥、战术等多个课目,具备综合的战场救护技能。

    从那以后,连队的训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作为班长,彭昆除了教大家基本救护技能,还要负责战术训练,为了提升自己的组训能力,他还主动报名参加了班长集训队。如今“白金十分钟、黄金一小时”救治能力训练成为他们必训课目,开展火线救护、战伤救治、战时伤员后送等课目时也都融入空降作战流程,训练场上的硝烟味越来越浓。

    “真没想到卫生连的训练这么扎实!”这是上等兵杨家辉来到卫生连一年来最大的感受。

    杨家辉是2019年从其他营调到卫生连的,本以为到了卫生连肯定很轻松,没想到除了日常医疗保障和值班,战术训练和演习演练一次都不少,刚开始还很不适应,可时间一长他却感到受益匪浅:既提高了自己的医疗技能水平,战术素养也没有落下。

    在2020年西北高原组织的空地一体演练中,面对沙漠里大范围搜救任务,杨家辉作为机动救护组成员,凭借出色的体能和速度圆满完成了搜救任务。

    “比以前更累,但很充实,现在自己既是一名保障员,也是一名战斗员。”杨家辉说,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据了解,除了日常训练紧贴实战要求,卫生连担负的任务也越来越多,自连队组建以来,他们先后参加了“国际军事比赛”、阅兵、演习演练等数十项卫勤保障任务,在任务中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经受过“换羽重生”的卫生连官兵,如今个个都能胜任专业岗位,连队军事训练年年一级达标。

夏澎 陈立春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1月28日 08 版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wxq.com/101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