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终于熬到了上市,它是如何挺过疫情的?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Alex

来源:锐问 Record(ID:tigerrecord)

Airbnb终于上市了。

北京时间今晚10点半,美股一开盘,这家成立13年的硅谷创业公司将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代码为ABNB。每股价格最终定为68美元(约445元人民币)。

这一定价超过此前56到60美元的价格区间。公司估值将高达470亿美元(约3076亿人民币),超过其历史最高估值。

旅游业几乎被新冠病毒摧毁,Airbnb却熬了过来。这也是它在路演中卖力向华尔街兜售的故事。

但Airbnb究竟靠什么熬过了疫情?而这一充满戏剧性的转折,并不能完全掩盖其此前的营收增长困境。

消失的订单和估值

Airbnb 创造了一种新的旅行方式。平台上的客人不用像游客一样走马观花,而是像当地人一样生活在他们的社区里,能够与全球10万座城市的人共度时光。

招股书中,这家公司将共享经济模式描绘得温馨。对酒店们来说并不如此。新的商业模式通过让你分享自己的家当旅店,以更便宜的房价和更本地的文化体验,对酒店们的入住率形成压力,窃取着其市场份额。

Airbnb以颠覆酒店闻名。可当疫情在全球蔓延,旅游业停滞,它和酒店一起陷入了麻烦。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疫情为全球大流行病。一周内,Airbnb在全球的预定订单量都出现大幅下滑。

民宿行业第三方数据公司AirDNA的分析师Dillon DuBois曾表示,欧洲3月份的预订量大幅下降。和2月最后一周相比,3月首周订单骤降8成。

类似的情况出现在美国多个城市。和1月初比起来,3月纽约、旧金山、西雅图的订单少了一半以上,华盛顿特区和芝加哥的下降了35%以上。

到今年4月底,包括体验在内的预订订单数量较去年同期下降72%。看着迅速下滑的运营数据,Airbnb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一度很悲观,“我们花12年建起来的生意,在4到6周内全没了,而且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疫情中,Airbnb的退款策略还飞速惹恼了房东。

病毒迅猛蔓延时,为了保护租客安全,赢得其好感,Airbnb快速决定5月31日前的所有订单全额退款。此前,Airbnb用户48小时内取消预订行程,可全额退款;如果在7天之内取消,则只退一半。

新的退改政策下,租客原先和房东约定的退改规定失效。约翰尼·巴什(Johnny Bash)在加州、弗洛里达州和犹他州有9处房产。他因此一个星期内直接损失了3.6万美元。

他也无法给当地的清洁员发工资,也没钱交物业。对那些完全靠房租生活的房东来说,处境只会更艰难。

对Airbnb来说,失去这些房东对平台的信任,在未来意味着房源紧缺。尽管该公司一直强调,平台里个人房东比职业房东多。据招股书数据,Airbnb目前拥有400万房东和560万活跃用户。

为了修复自家平台和房东的紧张关系,Airbnb设立了2.5亿美元的基金,用来补偿房东损失的收入,最高补偿比例为25%,并为超级房东提供额外的1000万美元救助金。

该公司因此借了不少钱。4月15日,刚融到10亿美元的Airbnb,又找银湖资本等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借了10亿美元。至此,其拥有40亿美元左右的现金储备。

为了应对疫情,Airbnb还削减了营销支出,解雇了公司四分之一的员工,并搁置了许多非核心的公司项目。

借钱时,Airbnb公司估值一度降到了最低点,只剩180亿美元。这一数字甚至低于3月初其公司内部260亿美元估值。目前,疫情阻断了其短期盈利的可能性。更长远来看,Airbnb的增长难题也未能解决。一、二级市场投资人也曾因此普遍质疑这家共享经济公司。

按道理,不用自己拿地、建酒店的Airbnb更容易赚钱。房东向其支付3%服务费、房客支付6%-12%佣金并按房东要求支付一定保证金。另外,Airbnb 房源价格比同等硬件条件酒店通常低30%-80%,而且打造了入住体验当地文化的社区氛围。

和共享打车平台Uber 类似,尽管共享经济模式听上去很美好,但Airbnb也一直在亏损。尽管2018年曾减少亏损,但截至2020年9月30日,Airbnb仍亏损6.97亿美元。

这种理应运营成本更少的商业模式,也并不省钱。过去三年,营销支出几乎翻了一倍。疫情期间,Airbnb要同时维护平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信任,更花钱。

成立13年的Airbnb,到底值多少钱?

直到股票定价的最后几天,Airbnb仍然在调价挣扎。

11月末,《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完全稀释股份后,其公司估值目标会定在300亿至330亿美元之间。这一金额超过了知情人士的预期,接近2016年年末该公司F轮的投后估值310亿美元。

一周后,12月6日,知情人士又称,Airbnb将价格区间从每股44美元提高至50美元,至每股56美元至60美元,估值高达420亿美元,其中包括此次发行的收益。

12月9日,Airbnb最终定价每股68美元,估值攀升至470亿美元。美国资本市场今年火热的IPO行情,为其高估值展现了可能性。

金融数据平台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止9月25日,在美国交易所进行的383次首次公开募股中已经筹集了超过1400亿美元,远远超过了1999年互联网泡沫鼎盛时期的全年最高纪录。

另一方面,Airbnb还在赌华尔街会喜欢自己的新故事。

这一故事被放在招股书显眼的位置,紧随商业模式介绍之后——各国国内本地游复苏带领其走出疫情的阴霾,而一边远程办公一边旅行的趋势,为其带来新的营收增长动力。

到了夏天,人们越来越多地寻找当地度假屋,Airbnb的预订数量因此出现反弹,但还没有达到疫情前的水平。5月底,Airbnb的预订量回升,同比增长近20%。

和携程的业务恢复过程类似,最先解冻的是城市周边游市场。Airbnb也以相似的轨迹在恢复生意。招数股中,Airbnb透露,距离用户住处50英里(80公里)至500英里(800公里)内的订单数量最先开始反弹。

一部分美国人选择开车前往距家300多公里以外的度假屋进行隔离。虽然和房东的互动不可避免,但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助理教授马卡兰德·莫迪(Makarand Mody)认为,“从地理位置上讲,Airbnb的分布比酒店分散得多。” 

照Airbnb在招股书里的说法是,“两个月内,即使全球旅游业尚未完全放开,业务已经开始反弹,这表明我们的商业模式具有韧性。人们虽然不想远行,也不想挤在酒店大堂里,但仍想离开家,渴望旅行。随着以百万计的客人前往附近度假,Airbnb在全球的国内旅行迅速复苏。”

Airbnb进一步从用户行为数据中发现了新的增长机会,并借此再次强调自家商业模式的弹性。

2019年以来缓慢增长的长租订单,随着远程办公的趋势在疫情中加速增长。而预订至少超过28晚的订单属于长租。Airbnb预计这将是一个能够带来2100亿美元收益的新业务。

4月,Airbnb在官方博客中曾分享一组数据。在2020年2月至2020年4月之间,客人的家庭住址与他们预订的Airbnb地点之间的平均距离减少了20%。3月下半月的长期住宿也增长了20%。

Airbnb是一家科技公司。与酒店相比,他们能更好地利用数据,更快地了解客户行为和市场需求,并迅速转向这些机会。

根据最新的数据变化,Airbnb调整了手机App的登录页,优先显示本地房源。80%的房东开始接受长租。而如果客人租住一个月或更长时间,一半左右的房东还会为此打折。

距离预订量首次大幅下滑4个月后,7月Airbnb声称其预定量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而从2020年7月到2020年9月,取消和变更前的总预订价值(GBV)保持稳定,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不到10%。

12月1日,Airbnb启动路演。29分钟的线上路演中,其首席财务官(CFO)Dave Stephenson也强调,人们仍然想旅行,只是旅行方式不同。Airbnb的商业模式有弹性,可以应对疫情和新的出行方式。

疫情之后呢?

没人能准确预测疫情到底何时结束,Airbnb的主营业务在此之前将一直承受旅游业低迷的压力。没人旅行租房子,房东因为现金流断裂,甚至逐渐退出这门生意。

疫情中转危为机的戏剧性,则掩盖了Airbnb长久以来的营收增长难题。招股书里,Airbnb也风险披露中说明了这一点,其收入增长已经放缓,并预计将继续放缓。2015年起,Airbnb虽然营收每年在涨,但涨幅在逐渐下滑。

Airbnb营收增长放缓很大一个原因是,在线旅游市场竞争更激烈了。手握搜索流量的Google对待旅游业越来越认真。

传统的旅游中介平台Expedia,Booking.com开始提供的一站式住宿+机票+租车的组合产品。它们既方便又便宜。对于一些用户来说,去Airbnb找家心仪的民宿成本要更高。

另外,这些平台也不会坐等Airbnb分食市场,自己也做起了民宿短租生意。

而一家公司想要创收,最快的办法是发展新业务。比如,打车的Uber,顺便用司机送外卖。

但过去四年里,Airbnb尝试的4个项目,几乎都没什么声响。比如,在线旅行项目Transportation,旅拍项目Airbnb Studios,主打高端房源的 Luxe等等。

就连现在新故事里的长租生意,其到底有多大市场需求也受到质疑。

疫情之后,不管是长租,还是短租,人们对房子的卫生条件要求将会更为敏感。因此,解除隔离之后,人们可能不太愿意预订Airbnb。

大气研究集团(Atmosphere ResearchGroup)酒旅行业分析师HenryHarteveldt认为,酒店在卫生和标准化的社会隔离政策方面更有优势。

虽然永久性远程办公职位空缺数量同比增长了61%,但沃顿商学院教授毛罗·吉伦(Mauro Guillen)认为,混合工作模式才是未来几年的常态。吉伦的调研中,多数目前在家办公的美国员工说:“我想在远程办公,但也想去办公室。”

和吉伦的观点类似,一部分行业分析师认为,由于可能影响办公效率,比如响应客户的速度变慢了,宕机的服务器无法及时修复,远程办公不会是一个持久的趋势。因此,一边旅行,一边办公的需求可能没有Airbnb想象的那么大。

就连Airbnb自己的员工政策,也只是允许员工远程办公到明年8月为止。在那之后,他们可能会回到办公室。

对于像Airbnb这样的平台来讲,它不仅担心需求,还要操心供应。而Airbnb一直有个来自监管的老麻烦。它可能会打击其本就增长缓慢的短租业务,很多不合当地法规的房源随时都可能被下架。

去年赚了1亿美元的纽约,是Airbnb最大的市场之一。但社区里的不少居民很反感和不停换来换去的陌生人做邻居。Airbnb还会扰乱当地的租房价格。因为通常业主把房子共享在Airbnb平台上,比长租给当地人更赚钱。

欧美许多大城市,包括伦敦,阿姆斯特丹,巴塞罗那等19个城市,都希望对短租平台加强监管,控制价格,并共享房东和租客信息。在纽约,Airbnb的死对头酒店们也加入了游说政府通过新法规的队伍。

作为不多在中国设有业务的硅谷创业公司,类似的监管风险也曾在中国市场上演。

尽管过去几年,Airbnb已经将服务器迁至中国,并和政府共享了数据,还改了个中国名“爱彼迎”,中美关系长期恶化可能还是会损伤其业务。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wxq.com/49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