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循环”下的数字货币棋局

来源:2021年1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立足于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有序发展,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数字人民币未来有可能发展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重要稳定锚。

王文 刘玉书

随着“十四五”规划建议首次明确提出“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中国正式拉开了“数字金融”时代的序幕。与此同时,全球数字货币发展也进入新阶段。

相比于传统金融的风险形式与传播路径,数字金融所具有的风险突发性、隐蔽性和破坏力更强,尤其是隐藏在数字货币变局背后的风险,更是将贯穿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近日召开的2021年央行工作会议提出要求,稳妥开展数字人民币(DC/EP)试点测试。

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进入新阶段

数字货币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主要分为两大类:私人数字货币(亦称虚拟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或称央行数字货币(CBDC)。

其中私人数字货币有加密和非加密两种形式,可以是中心化的也可以是去中心化的。综合全球情况来看,包括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在内的私人数字货币的话题不断被炒作,关于货币发行制度化的思考不断深化。

许多金融业界人士相信,那些不是由一国中央银行发行的私人数字货币,会伴随着技术的发展,在不同场域进行充分竞争后,逐渐走向规范化。

目前,更受全球关注的数字货币是央行数字货币,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就是其中一种。国际清算银行2020年1月对全球66家央行进行调研的报告显示,约80%的央行在开展数字货币相关研究,其中40%已经从理论概念研究阶段进入到了实验和概念、相关理论验证阶段;约10%已在进行数字货币的开放和试点工作。

除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外,瑞典央行正在开发的电子克朗(e-Krona),乌拉圭央行正在开发的电子比索(e-Peso)等也受到普遍关注。美联储表示,将认真研究并测试央行数字货币在美国的应用潜力,一度持抵触情绪的日本也在2020年10月表示,将在2021财年对数字货币进行可行性研究。

中国早在2014年就启动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是最早研究和实践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之一。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成立,是全球最早就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成立的官方机构。2020年,中国开始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进行数字人民币测试。

比较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对法定数字货币的战略考虑,前者更注重支付的个人隐私保护、系统安全和本国金融系统的稳定等;后者更希望通过数字货币增强金融对本国经济发展的作用,提高支付效率,增加流动性,增强本国货币主权等。

数字货币与数据主权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与数据主权密切关联。以欧美为例,目前欧美数据主权方面的博弈多于合作。2020年7月16日,欧洲法院正式判定2016年签署的《欧美隐私盾牌》“无效”,这原本是欧盟与美国达成的用于跨大西洋传输个人数据的一套规定。欧洲法院认为,该协定允许美国对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进行大规模监控,不符合欧盟对隐私保护的要求。

这一判决对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如脸书、谷歌、亚马逊等带来挑战。最直接的影响是,这些企业将被迫停止在美国的服务器上存储欧盟居民的数据信息。美国对此反应比较激烈。可以预见,未来欧美双方在数据隐私保护方面的主权矛盾还会加剧。

在数据主权竞争大于合作的大前提下,欧美双方对于数字货币是否会动摇本国的国际金融主导地位,显得更为审慎。2019年以来,美国监管机构对数字货币的积极性并不高,持续向计划推出天秤币(Libra)的脸书公司施加压力。从Libra白皮书2.0看,虽然Libra已经弱化了对抗美元的特性,但依然对美元及其他主权国家货币构成结构性威胁。

理论上看,Libra用户可以绕过美元体系直接用Libra结算,这将直接威胁美元在国际结算中的主导性地位。另外,Libra并非锚定单一货币,其在国际货币市场取得一定地位后,完全有能力做到与美元等任何主权货币“脱钩”。从Libra的情况看,美国如果再不积极推动数字货币发展,美元将遭受前所未有的“降维”打击。

换句话说,在数字金融时代,一场关于货币发行与流通的革命正在悄然出现。大概率而言,动摇原有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地基(美元的全球霸权、欧元的区域主导地位)的,恐怕不一定是新兴国家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或央行数字货币的崛起,也有可能是私人数字货币的崛起。

全球数字经济时代,货币发行是战略制高点,也是多种国际行为体(包括国家、跨国大公司、个人)未来激烈角力的关键之地。

数字人民币的战略作用

数字人民币作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在研发与实践领域均走在世界前列,这为人民币国际化与中国金融改革都赢得了新的战略窗口。“十四五”期间,中国将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数字人民币的战略作用变得更为重要。

一是数字人民币有利于构建金融和实体经济和谐统一、内外部金融和谐共融的全球化大金融体系。数字人民币是数字现钞,由国家信用背书。除具备记账、支付、储值等功能外,数字人民币还能实现货币生命周期的全数据管理。

较之传统货币,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撑下,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效率将得到进一步提升。依托数字人民币,相关机构对金融稳定性的监管将更为及时,对金融和经济危机的防范与控制也更为精准。立足于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有序发展,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数字人民币未来将有可能发展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重要稳定锚。

二是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工作在全球处于领先位置,有利于抢占数字金融时代的国际货币市场先机。例如,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的“双层投放”和“双层运营”数字货币框架体系,已被全球大部分国家所认可,当前相关试点工作进展迅速。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先发优势明显。

随着数字经济的全球化融合,数字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中的支付、结算、定价功能的技术和制度优势将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有效抓手。数字货币是全球数字经济时代的战略制高点,数字人民币的发展有望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渠道。

三是数字人民币将有利于增强区域化合作的金融粘性。数字人民币的便捷性和可靠性,有利于与中国周边国家建立更为多样、灵活的金融合作。它也将为国际货币市场提供抵御美元等风险的优良替代选择。从目前国际舆论看,“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及中国周边国家对数字人民币表示高度关注。数字人民币将为推动与各国的双边共赢投资建设,联合抵御系统性金融风险、增强区域资本市场活力提供全新动能。

四是数字人民币将促进金融体系与财政体系并行、相对独立地稳健发展。数字人民币的技术特性有利于央行把控货币供应总闸门,有利于进一步做好人民币外汇管理、维护汇率稳定,也将有利于及时通过数字货币大数据反馈精准探测,深化金融体制改革过程中的痛点和“疑难杂症”,全面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总体来看,数字人民币的发展路径选择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影响将会是全方位的。当前中国人民银行是按行政区设置的,而数字金融时代对货币运行的监管将超越区域性限制,可能会涉及到整个央地银行机构改革。并且,数字人民币能够建立全新的、实时的动态金融业监控预警指标,在数字货币变革的驱动下,中国社会的数字化治理体系发展将迎来全新的时代。

(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刘玉书系该院宏观研究部主任)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wxq.com/86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